> 工程翻譯

談法語工程技術口譯 

發布時間: 2016-11-07  點擊:         打印本頁

 
中法兩國的經濟有很強的互補性。法國在交通、能源等領域居世界領先地位。自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引進法國及一些講法語的先進工業國的技術與設備以及我國在海外——特別是在 講法語的非洲國家——承辦了各類經援及勞務輸出等項目,這些都為專業法語工作人員提供 了廣泛的活動領域。因此,如何搞好法語工程技術的口、筆譯工作,尤其是口譯工作也就成了我們所面臨的一個重要問題。
筆者雖身在高校,但若干年來有機會從事了十余個經援項目和引進技術設備的安裝調試工作的法語口語翻譯,愿在此文中就以下幾個問題談談自己的體會,以達到拋磚引玉的目的。
從法語工程技術口語翻譯隊伍的現狀來說,一是在工程技術單位專門從事專業工程技術口語翻譯的人。相應來說他們的工作難度要小得多,二是畢業后留在各高校內教授法語的一些教師從教學轉入從事工程技術翻譯,難度自然要大得多。此外,還有一些翻譯是從各省的外辦,旅游局或國際公司借調來的。但不論是哪一類人,他們都是學外語出身的,對于工程技術都是外行,這就是法語工程技術口語翻譯隊伍的現狀。為了改變這一現狀,要求我們這些從事 過或正在從事法語工程技術口語翻譯的人不斷地總結經驗,在提高自己水平的同時,給后來者多些捷徑,少走些彎路,作一些貢獻。
一、面臨的難題
工程技術口譯中,常見的難題。
1工程技術人員對□譯困難不理解
在工作中,筆者發現部分工程技術人員對口譯困難不很理解。在他們看來,無論什么專業,專業性有多強,翻譯都應該能譯得出來。在學外語的同行中每每談到這一點時,就戲稱自己是頭疼醫頭,腳疼醫腳的“萬金油”,似乎無論涉及何種專業,譯員都應該應付自如。殊不知工程技術人員分工很細,有土建工程師、電氣工程師、計算機專家等等,他們也并非萬事皆通。所以,要求譯員通曉各類工程技術而無工作上的困難及失誤是不現實的。試想,一個工程項目往往要涉及幾個乃至十幾個門類的專業內容和必需熟記大量的專業詞匯,其難度是可想而知的。
以精煉油生產流水線為例。食用油屬于油料作物產品,其生產所涉及到的學科有機械、電氣、化學、營養學、食品衛生學、環境保護學。由于精煉油經過氫化處理便可以制成人造黃油 marguerie(又稱“麥琪淋”),這個車間需要有大量的氫氣,這樣又涉及到安全生產等問題。因此,翻譯就面臨著掌握專業知識和大量的專業詞匯的問題。
有時,某些工程技術人員對譯員的工作難 度表現出不理解與忽視,當譯員遇到困難時他們缺乏足夠的耐心,有人甚至抱怒,從而給譯員的情緒造成很大的干擾,使譯員感到委屈和急 躁,影響了解決困難的能力。
2法語的快速及現場噪音干擾
法語是世界大語種中單位時間內所發音節最多的語種之一,也就是說講法語者說話的速度最快。這本身就給口譯譯員造成了難度,而施工現場上機器轟鳴,人聲嘈雜更影響了譯員的聽力,使譯員精神緊張,心情煩躁。心情越急躁,就越聽不清,這種惡性循環最容易出錯。這時,除了請講話人把聲音放大一些之外,譯員只有讓自己的注意力高度集中,舍此之外,別無他法。
3工程進度與工期的限時性強
工程技術口譯是與施工同步進行的。在施工中,一方技術人員操作工程設備并講解,另一方技術人員對此的掌握完全要靠譯員的傳達。因此,安裝調試能否順利進行,施工工程能否按 期完成,除了一些技術條件(如電壓、水質)等必須具備之外,關鍵要看口譯人員的翻譯是否熟 練及準確。有時,生產上的一個步驟往往一兩分鐘,乃至幾十秒鐘就必須完成,根本不允許譯員進行較長時間的思考,必須同步翻譯。因而,這是考驗譯員口譯能力的試金石。口譯的不力常會招致外方技術人員的不滿,因工程進度有時間限制。1991年夏天,在我國某電站工程中,法國某公司的工程師就因為對譯員的水平不滿而請求更換,筆者則應該公司駐京辦事處的聘請前去完成了此項工程的翻譯任務。由此可見,工程的進度及工期的限時性增大了工程技術口譯的難度。一名譯員只要多努力、勤實踐,遲早總會成為一名優秀的工程技術口譯翻譯。但是,在工期短的具體項目中,是不可能考慮暫時無法稱職的譯員情面的。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對法語工程技術口譯的優勝劣汰是迫不得已的,也是十分嚴酷的。
4專業詞典及工具書少
專業工具書數量少是法語工程技術翻譯人員的一大難題。國內可以買到的法漢科技詞典,法漢工程技術詞典不僅數目少,而且所列的詞條也遠不夠用。這樣,要給不同專業和不同門類 的數以萬計的技術術語,設備名稱(包括零、部件名稱)譯出一個全國統一使用的、確切的譯名就很困難了。
上述困難反映出工程技術口譯的艱辛;而今天參與某一工程的施工,明天又去從事某設備的安裝調試,更使科技譯員總是面臨新學科,
新概念,新知識的挑戰。他們只有不斷地學習、積累、及時總結經驗,才能克服困難,順利地完 成各項任務。
二、擴大詞匯量的方法
要克服以上困難,必須弄清問題的癥結所 在。依筆者所見,擴充專業詞匯量是克服上述困難的關鍵。下面,筆者想談談自己所采用的一些行之有效的記憶專業詞匯的方法。
1平時積累記憶法
無論何種工程技術領域,有一點應予以重視,對經常普遍使用的專業內容和專業詞匯要有一個平時不斷學習、積累的過程。對一些常識性的概念,諸如配電系統、液壓系統、空壓系統 等等要有所了解。對常用的機械設備器材(如接頭、閥門、傳感器等)的型號和用途,一般的工程技術術語均應記住。以施工中最常見的圖紙為例,應該要記住的有:各類圖紙的中、法文名稱,如:總平面圖Plan d’ensemble,平面圖plan,立面圖facade,剖面圖coupe……等;各類圖紙的不同功能,如平面圖主要表示設備的安裝位置,系統圖主要標明管道線路的走向……等。圖中各類標記(如電源、電流、變壓器和電機、預埋件)的中、法文名稱也都應該牢記。總之,要靠平日的積累,掌握一定的專業詞匯,這樣,在接到新任務時就不至于全部依靠臨時強記。專業詞匯及技術術語平時積累的益處是,大量的詞匯靠平時積累,只有少數詞匯靠臨時強記,騰出時間做譯前的其它準備,增強信心,口譯會更加得心應手。
2突擊記憶法和輻射記憶法
接到任務后,首先要搞清楚即將參與的工程項目要涉及到哪些專業領域及其專業詞匯。這時,就應該用突擊法強記相關的主干詞匯(使用頻率高的重要詞匯),以輻射法按系列來記同類詞匯,以擴大詞匯量。
如土建工程分為民用建筑和工業建筑兩大類。民用建筑又分為:1.行政建筑,如辦公樓、郵電局、銀行等;2.文化建筑,如博物館、電視臺、俱樂部等;3.教育建筑,如教學樓、宿舍樓等;4.居住建筑,如獨立式住宅、旅館等;5.餐飲服務業建筑,如餐館、飯店等;6.商業建筑,如百貨商店,菜市場等;7.體育建筑,如體育館、體育場等;8.醫療建筑,如醫院、急救站等。以上這些可用平時的積累方法加以記憶。接到具體工程項目時,就要突擊強記諸如:幾何圖形、度量衡單位,建筑物的構造和結構等主干詞匯,記住有關各類建筑材料(磚瓦、沙石、水泥、木材、金屬材料等)的中、法文名稱。
在記單詞時,還應該按系列用輻射記憶法去擴大詞匯量。比如,在記憶建筑所用的材料鋼 (acier )時,應該同時記住它的分類:碳素鋼 (aciers au carbone)和合金鋼(aciers allies) ,而碳素鋼又分成普通碳素鋼(aciers non-allies d’usage Courant)和優質碳酸結構鋼(aciers non-allies de qualite supSrieure,這種鋼的含碳量=0. 05-0. 9%,其磷硫含量小于0. 45%)兩 種。如果按鋼的化學成分來劃分,又應該順便記住錳(Mn)mangandse;鈦(Ti) titane ;鉻(Cr) Chrome;鎳(Ni) nickel;鈷(Co) Cobalt;鎢(W) Tungstene;硫(S) Soufre;磷(P) Phosphore 等。又如:鋼的硬度與含碳量有關,因此按含碳量劃分又可記下低碳鋼(acier à faible teneur en Carbone),中碳鋼(acier à teneur moyenne en Carbone)和高碳鋼(acier à forte teneur en Carbone)三個單詞。然后,如鋼硬度(dureté de racier );物理性能(caractéristiques physiques );機械性能(.caractéristiques mecaniques);強度(résistance);抗壓強度 (résistance à la compression );抗剪強度;(resistance à la traction);韌性(tenacité);可焊性能(Souckbilité)等單詞也都可以記住了。這就是用輻射法記憶系列同類單詞的方法。
3分階段記憶法
在進行工程技術口譯時。譯員一般會碰到兩種情況。1.譯員到場時,設備已大致安裝到位,譯員的主要任務是安裝(部分)、調試和驗收環節的口譯工作。2.設備尚未開箱,譯員的任務是負責清點,全面安裝、調試和驗收的口譯工作。在第二種情形下,各裝箱單上會詳細列出各零、部件的中文或法文名稱。因此,譯員就有時間去熟悉它們。譯員在具體安裝時能詳細了解它們的詳細構造、性能及運轉原理。最后進入調試階段,設備的工藝流程也就全都熟悉了。在此期間,譯員最好按施工的先后順序,分階段地記憶各階段使用的專業詞匯。仍以精煉食油為例:它主要分為1.脫酸acide deodorisee 2.脫色 decoloration 3.脫臭 dtodorisation 4.脫硫 desulphuration這四個流程,故商品化了的精 煉食油有“四脫油”之稱。有了這個概念,譯員最 好按施工的不同階段來分別記憶詞匯。對于一些小配件的名稱一定要牢記,因為外方專家在調試過程中接觸最多的是各類管線、電機、閥門以及總控柜等部分。
根據筆者的親身體會,采用上述四種方法、持之以恒地加以運用,會收到較好的效果。
三、口譯技巧
除了用各種方法擴大詞匯量之外,譯員還應該注意掌握一些口譯技巧。
1抓住重點簡明扼要
工程技術方面的口譯一般來講工作量都很繁重。有時一名譯員為幾位乃至十幾位中外技術人員傳遞語言信息,工作時間是從早到晚,而在驗收階段設備要進行24—48小時的試車,在這種高度的緊張狀態下,譯員很難做到將雙方的談話一字不漏地全部譯出,何況技術人員也 有說話重復、羅嗦的時候,這時只要準確地譯出關鍵意思就可以了。
工程技術口譯應簡明扼要、確切。關鍵是刪除無用的部分,如口頭語之類,將有用的部分準 確地譯出。當然,要正確地判斷談話的有用部分和無用部分。
2該簡則簡該繁則繁
對于口譯譯員來說,除了對交談雙方語言方面的問題(如口音問題,講地方方言問題等)很難適應之外,還有一個對談話內容的適應問題。如果事先對交談的內容一無所知,就免不了 會感到倉促與不安。
翻譯出現了停頓,往往是由于下述原因:
1-遇到了生僻的法語專業詞匯,自己聽不懂又繞不開。無論怎樣擴大詞匯量,都難免會遇到生僻的法語詞匯以至于出現翻譯“卡殼”的情況。這時譯員只能盡量保持冷靜,要求外方再將詞匯解釋一遍,同時不斷地修正自己對該詞詞義的理解,直到外方點頭認可時為止。隨后,再將自己理解了的詞意告訴中方技術人員,等到他們弄懂了才能繼續進行談話及翻譯。
2-有時不是因為一個生僻的法語單詞,而是由于不熟悉一個技術術語或是某一工藝流程而使翻譯不能順利進行。在譯員將一方的談話按自己的理解,用不十分專業的語言譯出之后,如果見到聽者的面部表情一片茫然,顯然是翻譯出了問題。這時可請求對方再解釋一下,并以 畫草圖寫計算公式等輔助手段來幫助理解。盡管雙方存在著語言障礙,但他們有相同的專業 知識,就具體圖紙和計算公式而言是他們極好的共同語言。所以,盡管翻譯使用的是外行人的話,往往也能達到他們思想上的溝通與理解。在這種重復解釋的過程中所造成的“繁”則是不可避免的。
3.給詞典上未列入的詞定名。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引進了大量的先進技術與設備。它們總的特點是工藝先進、合理,設備精密度高,自動化程度高,以及監控設施良好。但在安裝調試過程中,常碰到某個零、部件的中文譯名在詞典中查不出來,而這些零、部件又可能在整個設備的運轉或維修中起著十分關鍵的作用,必須給出中文名稱。筆者通過實踐,采取如下作法來保證工作的順利進行。首先,向外方人員詢問該部件
的法文名稱及其功能。弄清楚之后將意思轉告 給中方人員,和他們共同探討再譯出一個能為中方各類人員一工程技術人員和該部件的操作人員共同接受的名稱。例如,某礦泉水飲料公司于1992年夏引進了兩臺法國產的瓶裝礦泉水的塑料制瓶機。筆者在工作時,看見這兩臺制瓶機的主控柜上都標有“Retour cellule”的字樣。Cellule的原意為“光電元件”、“光電管”之意,而詢問法方技術人員之后才知道Cellule是I’oeil 6lectronique,即“電眼”的意思。而Retour 的意思為“返回”。于是便直譯為“電眼返回”,意思是每個瓶子經過Cellule (電眼)時,它都要 retourner (返回)一次,以統計瓶子的數量。雖然中文技術人員也明白了這一部件的用途,但為了使譯法更直觀一些以便操作人員將它記住,我們共同商議,將Retour Cellule 一詞譯為 “計數監測器”。又如:該柜上還標有“Descente cloche”一詞。Cloche 一詞按我個人理解只能譯為“小鐘”,或按其形狀譯成“鐘形物”;Descente 則是“下降”之意。但“鐘形物下降”的直譯法令中方人員困惑不解。于是筆者向法方再度詢問了 Cloche的功能。經對方再次解釋,筆者才明白:呈膠質狀的PVC料經模具成型,打去邊角料之后便要經過8個Cloche,即8個鐘形裝置。這八個鐘形裝置依次下降,給成型的瓶模按不同的部位分別加熱之后才能轉到下一道工序 ——吹瓶。八個鐘形裝置的任務是要保證對瓶 模的兩端進行低溫處理(因為吹制成型的塑豕斗瓶在裝滿飲料之后,瓶口、瓶肩及瓶底要厚一 些,要有承重力),對瓶模中部進行高溫處理(因為塑料瓶中部的承重力要小一些,故此薄一些,可增加美感)。把以上內容詳告中方人員后,我們共同商議,采用“加熱器下降”的譯法。從此提到該裝置時筆者一直使用此中文譯名,大家都覺得易于理解好記。上述辦法雖然解決了一時的困難,但譯名標準化仍然是擺在譯界面前的重要課題。否則,這種各行其事,一詞多譯的局面是不利于技術交流的,它必將引起某種程度上的混亂。
4.譯名應中、法文互相滲透。在口語實踐中,筆者常見到的另一個問題是,同一個詞匯中,法文表達法各不相同。如réduction—詞,用法語表示時為“異徑管”,就是說這種接頭的兩 端其口徑不一樣;中文則直接用大小頭”來稱呼它。一個是以接頭兩端的直徑不同來定名,另一個則按接頭兩端的大小不同來命名。又比如 Raccord en T一詞,法文表達為“T形接頭”,而中文則譯為“三通”。無非一個按其形狀表達,而另一個按其功能表達,而這二者的名稱又都很科學。所以,譯員對一個專業詞匯必須進行中、法兩種文字的相互滲透,這樣才能在頭腦中形成漢譯法、或法譯漢的翻譯模式。再比如紡織機械中有一個部件,我國技術人員按其英語名稱“Roller”的譯音通稱它為“羅拉”,而法文則為 Cylindre,中文意思為“軋棍”。如果不進行兩種 文字的滲透來對照記憶的話,翻譯聽到中方人 員講“羅拉”時就很難知道他們實際上要說的是 Cylindre,即“軋棍”:而聽到法文Cylindre的時候,也絕不會將它譯成“羅拉”。還有一些詞,如:palan electrique 電葫蘆;Palan a manoeuvre manuel手動葫蘆;Soufflet皮老虎;Cone d’entrainement 寶塔皮帶輪;Ie Carter des cônes寶塔箱等,是譯員聽了中文后無論怎樣運用形象思維也譯不出精確對應的法文的。這類專業詞匯只能去死記硬背才行。
翻譯人員要搞好口譯工作,除掌握以上的翻譯技巧外,還要不斷擴大自己的知識面,成為 “雜家”,這樣才能完成各種專業領域里的口譯工作,成為一個比較全面的優秀譯員。
 
朱良  王寶瓊
中國科技翻譯

体育彩票31选7大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