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程翻譯

現場口譯中譯員減壓策略 

發布時間: 2016-11-07  點擊:         打印本頁

1.引言
作為翻譯的一種重要形式,口譯是一種高度復雜的腦力活動,對譯員的專業素質、心理素質乃至身體素質都有很高的要求。但是,一個譯員即使經過長期培訓與學習,具有了較高的專業素質,在現場口譯中往往會因為種種原因產生一定程度的心理壓力。譯員所犯錯誤和身心壓力互為誘因,不斷積累和激化,形成“錯誤循環”和“壓力循環”(龔龍生,2001),譯文的質量也會因此受到影響。因此,譯員除了在學習實踐過程中加強業務素質外,在現場口譯實踐中也應采取有效的策略來緩解高強度的心理壓力。
林超倫(2004)針對“沒聽懂”提出“問、扔、補”三步法;胡庚申(1993)提出口譯中小息的八大策略:“合理分配注意力、控制表達節奏、利用腦外記憶、變通表達方法、插人間歇語、善用現場條件、臨時轉移注意力、緩和緊張氣氛”等。上述方法和策略均由譯員在實踐中摸索總結得出,并在實踐中證明其有益于減輕譯員的心理壓力。本文將對譯員心理壓力的產生原因進行分析,在參照一些譯員經過實踐總結出的技巧和策略的基礎上,通過對近幾年總理、部長級記者招待會口譯譯文的分析,提出若千減壓策略。
2.譯員心理壓力探源
心理壓力因人而異,不同的個體差異很大,譯員也是如此,不同的譯員在相同的場合心理壓力也會有所差異,下面著重討論導致譯員心理壓力的一些共性因素。
2.1 □譯的內容與過程
在口譯過程中,譯員要處理的內容非常繁多,處理過程也相當復雜。口譯活動所涉及的內容千變萬化,無所不包,涵蓋面十分廣泛。一名合格的譯員不但要通曉不同的語言及其文化差異,還要做到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對所譯行業的專業知識了解不多或完全不知會嚴重影響口譯的質量。即使譯員準備再充分,也無法確保能消除所有的盲點。因此,譯員在進行口譯 前,一般會擔心口譯過程中會出現自己不熟悉甚至沒有涉足過的領域。
在口譯的過程中,譯員大腦要同時進行多項復雜活動:首先,源語的信息必需在它說出的一瞬間立即被理解,不然就會消逝得無影無蹤,就像根本沒說過一樣(Seleskovitch, 1968)。其次,譯員還要在傾聽、理解的同時將源語解碼轉換為目標語,才能完成口譯任務。該過程在“聽懂-記住-構思-表達”(李越然,1983)或“解碼-換碼-編碼”(周丕炎,1986) 公式里面有明顯的體現。雖然上述表述有一定區別,但都體現出了譯員在有限的時間里要處理信息的內容和過程,譯員承受的壓力也顯而易見。
2.2時間的壓力
雖然譯員要處理的內容繁多過程復雜,但供譯員可支配的時間卻非常有限,這一點從口譯的標準中可以看出。對于口譯標準,李越然(1983)提出“準、順、快”,仲偉合(1998)歸納為“忠實、及時”,王學文 (2001)則倡導“信、達、速”等等。這些標準中的“快”、“及時”、“速”都體現了口譯對譯員的反應時間以及語言流利性的要求。雖然口譯和筆譯作為翻譯的兩種形式工作過程都是將源語轉化為目標語。但是現場口譯 與筆譯不同,由于時間壓力,我們不應以筆譯的標準來衡量口譯工作(王大偉,2000),即便如此,有限的時間仍然使譯員在口譯過程中承受著巨大的壓力。
2. 3誤譯的壓力
縱觀所有翻譯標準,盡管側重點有所不同,但“信”是公認的標準之一。作為翻譯的一種重要形式,口譯的“信”表現為譯員是否“忠實”于講話人所講內容,即譯員是否誤讀了講話內容進而導致誤譯。誤譯所承擔的責任也是譯員心理壓力主要來源之一:一個數字的誤譯可能導致重大經濟損失;一句話的誤譯可能引起嚴重的外交爭端。誤譯可能導致重大后果,譯員因此要承擔巨大的心理壓力。
2.4現場壓力
口譯進行的環境,即現場氣氛給口譯工作者帶來巨大的壓力。首先,口譯的性質決定譯員一般面對的外籍人士多為相關學科的專家、政要、企事業負責人等重要人物;其次,譯員直接面對口譯現場的發言人和聽眾,而且很多現場是氣氛非常嚴肅的大型會議。這種面對面的工作方式以及正式而嚴肅的氣氛給口譯人員帶來巨大的心理壓力,甚至可以導致口譯者思維短路,無法及時快速地做出反應,影響正常水平的發揮,由此,戰勝口譯環境的壓力是一項必不可少的工作,而且從某種程度上說也是提高翻譯質量的一個方面。
3.現場口譯中的減壓策略
心理壓力會給譯員的口譯工作造成一定的負面影響,所以應當采取相應的策略來應對這個問題。從宏觀上講,譯員應盡力提高自身的專業素養,經過合理有效的學習、培訓、實踐后,在口譯實戰中逐漸游刃有余,心理壓力也會相應降低。但是,從微觀上講譯員在短期內的水平是一定的,特別是在口譯現場要求譯員瞬間提高水平并不現實,因此一些“權宜之計”顯 得十分重要一即使用一些技巧應對這些壓力使口譯活動得以順利進行。針對壓力的來源,筆者提出若干減壓策略。這些策略可以用比較通俗的語言表述為“沒話找話,短話長說,難話巧說”。
3.1思考時間的延宕
“沒話找話,短話長說”是時間延宕策略的形象表述。瓊•赫伯特(1984)認為,譯員在口譯時不應該有較長時間的停頓,如果停頓時間太長,即使原發言是這樣,也會給人一種別扭的感覺,而且會使聽眾以為其中遺漏了什么;在做即席傳譯時,如果'亭頓太長,容易給聽眾造成譯員譯不出來的印象,以至猜疑下面的話是否可靠。至于停頓時間長短的量化即多少時間算合適或過長,林超倫(2004)認為在實戰口譯中,停頓1秒好像是喘氣,很自然,超過了就覺得有點長,如果超過2秒鐘,會覺得停頓了很長時間,讓聽眾為譯員擔心。由此可見,口譯中的停頓間隙是以秒來計算的,那么譯員也要“爭分奪秒”地盡量減少停頓時間。只有減少停頓次數和停頓時間,才能保證譯語的流利性。
譯員大腦要在非常有限的時間內處理記憶、解碼信息等,由于自身水平及現場因素,有些信息譯員需要更長的時間甚至根本無法處理,從而產生了停頓甚至“卡殼”等潛在的危險,針對這種情況,瓊•赫伯特(1984)提出,為了彌補時間的不足,譯員可以把剛才說過的話用另一種說法重復一遍,或者把措辭修改一下再說一遍,還可以用一些無關緊要的小品詞或語用常用語來填補空隙時間,筆者將這些技巧歸結為譯語添補策略、譯語重復策略、譯語延長策略等。
3.1.1譯語添補策略
所謂譯語添補策略是指譯員在將源語轉化為目標語的過程中添加的內容,這些內容包括小品詞、語用常用語甚至若干連續語句。表1列出了一些口譯專家提出的可以用作添補策略的詞或句:
瓊•赫伯特 (1984)
關于我剛才所說的……;我的意思是說……;關于議程中所討論的這個問題的范圍……;我想就這個問題談談我個人的一些看法……
胡庚申
(1992)
It goes without saying...; under that circumstances; I would like to say a few words about...; That is one thing. On the other hand...
林超倫(2004)
這一點;這些;等等;這一點很重要;這方面的問題
表1.譯員常用添補語
這些話多半為現成的語句,說起來不費勁。利用這些“意義不大”的話贏得時間,去思考、組織那些有實質內容的話,無疑能緩沖緊張的思維。同時由于嘴不停地在說,因此也沒有因“緩沖緊張”使譯文表達出現中斷(胡庚申,1992)。譯員利用“脫口而出”的間隙可以加快思考如何翻譯下文,而順利翻譯下文又為翻譯后面的內容做好了準備,從而形成了口譯過程的良性循環,譯員因此可以比較容易掌控口譯的節奏,避免局部內容的糾結,從而有利于順利完成口譯任務。
例(1)……那么您作為新任總理,您認為當前最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是什么?最有挑戰性的性的問題是 什么?……
As the new premier of the State Council, what do you think are the most pressing problems at present, and what are the most challenging problems that are to be addressed?
在例(I)譯文中,劃線部分“that are to be addressed"并沒有實際語義,源語中講話人也并未說過,如果從筆譯角度來看似乎是畫蛇添足,但是作為一種公式化的語言,譯員在使用過程中隨口而出從而爭取了更多的思考時間。
例(2)……聯合國是主;f又國家的組織,臺灣是一個地方,僅僅是中國的一個部分,它怎么能夠有這個資格去參加呢?
...As we all know, the United Nations is an organization for sovereign states. Taiwan is only a regional economy; it’s a part of the Chinese territory. How can it be eligible for membership in the United Nations?
在該句譯文中,“聯合國是主權國家的組織”是一個常識,現場聽眾們對此想必心知肚明,譯員則據此添加了 “As we all know”這個貌似可有可無的成份。
但從實際效果來看,該成份增加了譯文的邏輯性,使聽者更加方便地聽懂,而另一方面,譯員爭取到了更多的時間來思考接下來要翻譯的內容。
3.1.2譯語重復策略
在筆譯中,人們往往要刪除一些可有可無的詞,避免不必要的重復,以求文字精煉。但在口譯中,即使是一流的譯員也往往重復用字,在便于聽眾理解的同時爭取更多喘息時間(王大偉,2000) 。該策略是譯員在緊張的工作壓力下的正常心理反應,是譯員為了爭取額外的思考時間而運用的一種潛意識的技巧。所謂的重復,并不一定僅僅指重復上文文字,也可以使用相似、相仿內容,譯員也可選取更加合適的用詞,有利于譯文更加嚴謹、完善。
例(3)但是這個事件非常重要,向全世界發出一個信息,就是中國政府不會為一個金融企業還債。
But this incident is of great significance, for it has sent a signal, a message to the entire world, that is, the Chinese government will not repay the debts for the financial institution or financial firm.
在例(3)中,“信息”首先被譯為signal,又被譯成了message,既爭取了思考時間,同時使譯文更加合理。同樣,金融企業也被翻譯為financial institution 和financial firm,也是出于相同的目的。從聽者角度看,這樣的重復并不被看作冗余,反而有利于他們更 輕松地聽懂譯文。
例(4)美國在亞洲大力地推行資本的過分流動,促成了危機的發生。而在危機發生以后通過國際金融 組織給它貸款。
The United States actually played a part for promoting the overflow of capital in Asia. That’s prompting the eruption of the crisis in Asia. And after the eruption of the crisis, the international financial institutions have come out to extend loans to these countries.
例(4)中的第二個eruption of the crisis在筆譯中一般會用it或that等代詞來代替,但是在該例中卻被簡單重復,譯員運用了這種機械的重復并沒有傷害到譯文語言的簡潔性和合理性,同時爭取了寶貴的思考時間。
3.1.3譯語延長策略
譯語延長策略也是譯員經常采用的時間延宕方式,這是一種典型的“短話長說”策略。與譯語添補策略和重復策略有所不同的是,譯語延長策略并不是譯員在目標語中主觀添加內容,而是將源語中比較短的成份在翻譯過程中拉長,從而可以達到延長譯員思維時間,減輕譯員心理壓力的目的。
例(5)中國加強宏觀調控政策是在1993年。
It was in the year 1993 that China stepped up its policy of macro-regulation and control.
在筆譯中,“在1993年”通常譯為“in 1993”,同 時句型也一般不采用從句形式而直接表述為:“In 1993, China stepped up its policy of macro-regulation and control”。在例(5)中該句被改譯為“It was in the year 1993”,譯員這樣翻譯不但有利于聽眾聽懂,也使自己獲得一定的思考時間,當然,如果翻譯的內容比較難,譯員還可以將譯語拉得更長,即譯為“It was in the year of 1993”。
例(6)……是不是雙方的關系有什么問題呢?還有中葡聯合聯絡小組討論澳門的過渡期問題方面,像終審權、交換儀式,還有駐軍方面,有關駐軍會不會像香港那樣會有先遣部隊到澳門嗎?謝謝。
...Does that show that there is any problem in the bilateral relation? And my second question: The joint liaison group...
“還有”二字在筆譯中一般譯為“also”或“and also”,在例(6)中,由于這兩個字前后內容較多,譯員將這一連接詞擴展為“還有一個問題”,相應地譯為“and my second question”(或 and another question),連接詞語變長,連接關系更明顯,使聽眾容易聽懂,同時也將譯語延長,為自己爭取更多思考時間組織下面的語言。
上述三個策略都是譯員爭取時間,將思考過程延宕的策略,雖然策略的運用使譯語變得相對“啰嗦”,但所用語言從語法、語義角度看是符合規則的,聽眾也會接受、認可,并不會質疑譯員的水平。因此譯員在使用上述策略時并沒有損害語言的正確性和完整性。但是:
例(7)中國的國際收支是平衡的。
China is maintaining an equilibrium in its balance of international payment.
這樣的例子中,譯員應在equilibrium與balance之間選擇一個,二者共同使用則造成語義重疊,也不符合語法規則,會給聽眾造成不良印象。聽眾會誤以為譯員不知如何簡練地表達思想。由此可見,思考時間的延宕不能建立在語言錯誤或畫蛇添足的用語方式上。
3.2思考內容簡化
口譯并不是單純地將源語轉換成目標語,翻譯內容往往和許多門類的學科知識有著緊密的聯系,而且這些知識往往又是在不斷發展當中,同時,無論譯員如何努力提高自身業務素質,也難免會有一些盲點。因此,在翻譯的過程中譯員會聽不清、聽不懂,聽懂卻不知怎樣翻譯或者發現譯文有誤等情況。這時譯員可以將思考內容簡化。所謂的思考內容簡化也就是前面所提到的“難話巧說”,即譯員在口譯過程中應對自己翻譯起來困難或無法翻譯的內容時采取的一系列策略。
3.2.1詢問策略
由于工作性質的原因,譯員會遇到各種各樣的講話人,他們的話語往往帶著濃重的口音、語言中存在著錯誤或者專業性學術性比較強,從而增加了譯員的翻譯難度,也使譯員面臨著較大的心理壓力。這時譯員可以采用詢問策略,減輕大腦思維壓力。
1997年11月1日******主席在哈佛大學演講時,引用了《莊子》一句體現古代樸素極限理論的名言:“一尺之棰,日取其半,萬世不竭”,譯員當時不解其意,因此也就無法翻譯,只得請******作了進一步解釋后才使口譯活動繼續進行下去。從此例中我們可以看出詢問策略的重要性。
例(8)我是《日本經濟新聞》的圮者,請問朱總理,對中國來說,現在最重要的是防范亞洲金融危機的影響,比如說開放金融市場,人民幣兌換實現完全自由化,怎么兌現?在兩千以前,有沒有可能完成?謝謝。
譯員:對不起,在什么之前有沒有可能……
記者:兩千年
譯員:謝謝
例8中的日本記者用漢語提問,在表達時很可能受到其他語言的負遷移,在年份的表達上出現了錯誤,將“兩千年”誤說成“兩千”,從而給譯員造成誤解,譯員沒有聽懂,只能詢問該記者。
例(9) The missile tests of Taiwan would have an obvious effect on port activities, the two main ports, and it appears that it was designed this way. The exercise that comes up in the Taiwan Strait might have a similar effect as well, I must say. And if China maintains its continued acting in the best interests of the Taiwanese people, how does it justify the side effects of the tests?
譯員:I beg your pardon?
The missile tests of Taiwan, which has an obvious effect on port activities.
譯員:What activities?
Ports, the seaports.
譯員.Yeah, thank you.
譯員:我知道中國在臺灣海峽進行了導彈試驗,很顯然會影響到他們港口的一些作業,所以我想請您介紹一下這些軍事演習會有一些什么樣的副作用,是否會影響臺灣的一些利益?
例(9)中提問的記者來自澳大利亞,由于其英語有濃重的口音,使得譯員很難聽懂,譯員不得已詢問了兩次。但正是這兩次詢問,使得翻譯活動得以進行下去,從最后譯文來看,譯員仍然沒有完全譯出記者的話,但畢竟譯出了大概意思,如果沒有進行詢問,譯員則無法聽懂從而使口譯無法正常進行下去,會增加譯員的心理壓力。
在例(8)和例(9)中,譯員詢問后,現場焦點便轉移到了提問記者身上,譯員盡可以利用這個時間緩沖緊張心理;同時現場有許多聽眾懂漢語或英語,從而會支持并理解譯員的反問——譯員從心理上找到 了支持者、同盟者,這樣一來譯員由于沒有聽清、聽懂而高度緊張的心理得到了一定的放松。
3.2.2變通策略
變通策略是譯員不知如何翻譯、面臨卡殼危險時所采用的應對策略。口譯表達的方法很多,此路不通可以走彼路;不能正面強攻的,就設法繞道智取;陣地戰有困難就打運動戰。這樣對緩沖用腦壓力,減輕緊張程度有一定的作用。根據這些原理胡庚申(1993) 列舉兩個口譯實踐中的例子:
例(IO)在一次口譯中,原話中有“答謝”二字, 譯員馬上想到運用reciprocate...這個句式(例如recip-rocate your kindness),但由于找不到合適的搭配用詞 一時卡了殼,任憑譯員在腦海里如何拼命找這個詞,絞盡腦汁還是沒有想出,最后只好繞了個彎,用thank in return替代,使得口譯順利進行了下去。
例(11)由于中英計數單位的差別,對數字特別是比較大的數目的翻譯一直是中國口譯工作者的難題。一次口譯中,講話人說到“一年可以節約用電3,909,460 度”,該數目比較大,表達起來比較困難,但根據當時的情況,只強調節約的重要性,并沒有強調數據的精度,因此譯員最后只粗略地譯為“about four million kilo watt-hours”,也使譯文既忠實講話人原意又顯得相對通順,同時使講話的重點得到突出,便于聽眾理解。
但在有的情況下,譯員在沒有聽懂卻又無法詢問(例如已經問過多次仍然沒有聽懂、現場條件不允許問等),那只能走最后一步:扔掉——也就是說沒聽懂的不譯,這也是沒有其他辦法可選時的變通方式。
例如林超倫(2003) —次在重大場合擔任口譯,講話人用了 fortuitous (偶然的)一詞,而這個詞是譯員平生第一次聽到,但講話人慷慨激昂的演講進程實在難以打斷,只好跳過該詞,并根據上下文補齊了剩余部分,使口譯活動順利進行下去。從整體上看,雖然譯文的忠實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損失,但從實際情況來權衡,譯員已無計可施:既不能采用詢問策略,更 不可能拿出工具書來査詢,所以只能丟棄;然而從口譯的全過程來看,果斷地丟棄小部分無法翻譯的內容,使譯員不再反復考慮聽不懂的內容,保證了譯員順利傾聽并翻譯下面的內容,從而有益于譯文整體的流暢,保證了口譯活動總體上的成功。
3.2.3糾錯策略
口譯中難免會出現口誤、誤譯等失誤情況,譯員往往此時會背上心理包袱,如果就此停下回頭糾正錯誤,往往會影響譯語的流利性和連慣性,使譯文質量受到影響,但如果讓錯誤存在下去,譯員很可能會在潛意識中對產生的錯誤糾纏不放而影響到譯員的情緒從而增加了譯員的思考內容,增加其心理壓力。因此譯員應掌握一些必要的糾錯策略來應對這些可能出現的情況。
譯員的糾錯方法,以自然、不影響譯文的流暢與連貫為主要標準。胡庚申(1993)認為補救錯譯應注意兩點:一是把握時機,二是講究策略。從語目角度來說,除了用“Excuse me”和“I am sorry”等詞語開頭直接承認或糾正誤譯外,同時還提供了一些委婉或隱諱的糾錯語言:
By..., I mean...,
Well, I was saying...
..., that is to say...
…, in other words...
…, or rather(or to be more exact)...
…, perhaps I can also put it this way…
例(12)我們必須下個月把這項工作完成。
We must be,well, finish it next month.
在例(12)中,由于口語中must與be搭配較多, 因此譯員在快速語流中偶然帶出了單詞“be”,譯員并沒有受到口誤的影響,簡單地用了一個小品詞“well”進行過渡,使聽者還沒有完全反應過來就已經將口誤糾正,同時沒有影響譯語的流利。
還有一種情況,譯員往往將譯語說到一半時發現繼續說下去會產生結構、用詞或搭配方面潛在的錯誤。此時譯員不應退回去重譯,而應硬著頭皮盡力譯下去。因英語各種句型很多,如一種句型難以將某句話說完,可嘗試另一種句型。也可將前半句切斷,將剩余的信息安另外一之中等等(王大偉,2000)。因此譯員可以根據實際情況進行靈活調整,將錯誤消滅于萌芽之中。
例(13)中葡之間的合作會在現在的基礎上更加順利地發展。
The cooperation between China and Portugal will, built on the current basis, produce more smooth ...and greater results.
在該例中,譯員根據源語內容隨口譯出produce more smooth后,可能一時想不出適合的賓語能與smooth和produce都能構成地道的英語搭配,因此出現了短暫的遲疑,但譯員沒有退回去重譯,而是果斷地補譯了greater results,從而保證了口譯的流利性。
4.譯員水平與減壓策略使用的辯證關系
為了防止本文所述相關減壓策略的誤用,筆者建立了圖1模型來闡述譯員水平與減壓策略辯證關系。圖中灰色區域表現了譯員使用減壓策略的程度,KN為譯員的實際水平, MN則為使用減壓策略后的修正口譯質量。可以看出,譯員水平比較低時(即KN較短時),減壓策略能 比較顯著地提高口譯質量(MK),而隨著譯員水平的 (KN)提高,這種提高越來越不明顯,當譯員水平到達Ml點即理想化水平時,其口譯中不使用減壓策略但譯文質量卻達到最高點,此時口譯譯文的質量和完美的筆譯譯文一致。當然,這只是一種假設的理想化狀態,但可以通過該圖判斷,譯員水平越高,使用的減壓策略越少。
 
可見,雖然減壓策略能有效地減輕口譯過程中譯 員的緊張情緒并提高口譯質量,但這并不是說用的越多越好。適當使用減壓策略可以使口譯質量得到提高,但過度或錯誤地使用則會影響口譯的質量。文中所涉及的相關減壓策略是譯員不得已的情況下采取的減輕心理壓力措施,可以稱為“雪中送炭”而并非“錦 上添花”。譯員水平的真正提高必須依靠艱苦的學習 和大量的實踐,而采用減壓策略只能說是一種權宜之計。
結語
本文列舉了部分譯員現場口譯中可以運用的減壓策略,以期從事相關工作的讀者可以得到一定啟發并應用到實踐當中去。口譯是一種高度靈活的翻譯形式,譯員經過大量實踐會有越來越多親身體會,此時可以根據這些體會創造適合自身的減壓策略,以做到在口譯工作中高屋建瓴應對自如。希望本文能起到拋磚引玉的作用,以期有更多的研究者對這些方面進行關注。
 
 
許明武  左洪芬

体育彩票31选7大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