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同聲傳譯

給特朗普做同傳是一種怎樣的感受 

發布時間: 2017-06-17  點擊:         打印本頁

我是一名烏克蘭-英文的同傳翻譯,2016年9月26日特朗普與希拉里進行電視辯論,我在地方電視臺進行同傳。
 
這種等級的辯論,一般電視臺會邀請我們去攝影棚進行節目錄制,我們面前會有一個巨大的屏幕,還會有耳機和麥克風。進入正式辯論環節后,我們就會同步進行翻譯,辯論間隙,時評員和相關專家會進行點評。
 
由于時差的關系,大半夜被叫去做同傳也是略感疲憊。通常同傳是兩人一組,每人15分鐘進行輪換,但那天情況特殊,我只能自己做全場。
 
正如許多報道一樣,特朗普會在辯論中使用許多具有美國特色的表達方式,也存在許多冗余表達詞,實際上希拉里也是如此。在辯論中,最讓我頭疼的一個表達出自于希拉里的“Trumped-Up-Trickle-Down”,對于不熟悉里根時代的人來說,可能要花一大段文字才能解釋清楚。
 
注:實際上,這句話是在唱衰特朗普的減稅方案,特朗普上,美國經濟倒。涓滴經濟學(trickle down economics),常用來形容里根經濟學,因為里根政府執行的經濟政策認為,政府救濟不是救助窮人最好的方法,應該通過經濟增長使總財富增加,最終使窮人受益。該術語起源于美國幽默作家威爾·羅杰斯(Will Rogers),在經濟大蕭條時,他曾說:“把錢都給上層富人,希望它可以一滴一滴流到窮人手里。”
 
多家媒體都曾詬病特朗普說話重復,事實證明,的確如此。舉例來說:我們擁有全世界最好的XXX,無與倫比,沒有人造出更好的XXX。對于特朗普來說,他最獨具的個人特色是斷句方式,有時候他不會按照英語語法短句。一般來講,發言人和翻譯者會有5-7個單詞的時間差,但在特朗普的辯論中,我需要保持較大的時間差,這樣才能獲取到全句的意義,再將其轉化為烏克蘭文。
 
錄音回放的時候,能夠清楚地感受到我的譯文明顯少于特朗普這個發言人。一般遇到這種情況,不了解同傳行業的聽眾就會覺得譯者不合格,但實際上,在我看來,這種時候大都是譯者空話太多,譯者直接從句中抽取干貨。
 
速度。辯論雙方由于時間有限,語速都非常快,而且在辯論過程中,他們還會打斷彼此,甚至是同時發言。這種時候,我只能是慢下來先抓取雙方各自的辯論點,然后再用自己的話語表達出來。用一些“然而”“而且”“另一方面”,等關系詞來向觀眾表明這是不同方的觀點。
 
大量的美國時政背景,比如前面提到的“涓滴經濟學”等詞匯。這種時候,要么是你知道,要么就是你根本猜不出來,結合上下文猜是猜不出來的。即使是你明白這些時政俚語的含義,也很難在母語環境中找到對應的俗語,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和詞匯來解釋,但這在同傳過程中會拉大譯者和發言人的時間差。
 
特朗普有時候會提及許多人名、日期和公司名,甚至是囫圇吞棗似的提個名詞,很難在既有記憶中檢索到相關信息,尤其是你并不了解相關事件的具體信息的時候。
 
我念書的學校每年會錄取大約70名學生,第二年會挑選大約10名優秀的學生對其進行訓練。
 
同傳的訓練也像是一種運動,持續的輸出才能有自己的節奏,譯文才是順暢“苗條”的,當大段大段的空白頻繁出現時,這種節奏和“苗條”的體型就會被打亂。
 
在我看來,沒有適不適合,只有努不努力。進箱子坐下來,努力翻譯,這樣才可能成功。當你忍受過最初5分鐘的緊張害怕之后,你就會慢慢適應,逐漸找回自信。

体育彩票31选7大星走势图